乍见之欢的心动和久处不厌的心定,你比较喜欢哪一种呢?

乍见之欢的心动和久处不厌的心定,你比较喜欢哪一种呢?

九月 10, 2017 Aa 1970 Author BGM 笼のなか

在十几岁的时候,我们以为小鹿乱撞才是爱情,以为山盟海誓才是爱情最好的模样,轰轰烈烈才能证明你有多爱我,但爱情真正的模样,是在这些惊心动魄之后的细水长流里,让你感到温暖、心安和舒服。

心动既真爱,其实好像并不是,它或许只是单纯的感动而已,当对方不再那么热情,你就会怀疑对方究竟爱不爱你,你会去比较,会去怀疑。但生活好像从来都是平淡的,爱情当然会经历心动,但心动过后应该是心安。梁山伯与祝英台、罗密欧与朱丽叶、美人鱼与王子,这些爱情故事之所以让我们感动至极,是因为我们都极少看到他们像我们生活中柴米油盐的瞬间,更多的是轰轰烈烈,谁也无法保证如果没有意外让他们生死相隔,是否也像普通人那样长相厮守。

我们都是平凡的人,只要一段心安的感情,即使生活为你带你很多锁碎的争吵,都会一如既往的陪伴在对方身边,再多的争吵也没有想过要离开。

爱情应该成为生活中的柔情,而不是负担。

年轻的时候,我们都曾心动过,却也因为心动而痛过,在很多次之后,你会发现那个让你心动的人,可能并不是最适合你的人,而你生命中那个让你屡次想到就感到心安的人,才可能是一个可以让你细水长流的人。

也有人说哪怕你觉得你自己心定了,对方不一定就真的和你有同样的感觉,两个人都觉得心安,才是真的心安吧。

其实我一直认为让两个人都觉得心安的状态是可遇不可求的。我依然相信这个世界上,可能有人一生都会体会不到心安的感觉,我说的是感情中的心安,但这并代表我们不去追求。

心安与心动,我想所有人都会一边倒的选择心安。但是往往在心动来临的一瞬间,你还是会不知所措一些,所以有人说坐怀不乱的定力不是说你天生是一个多么有定力的人,而是后天你有多么大的修为,你读过多少圣贤之书,你有经历过多少让你觉得改变你性格的事情,当然如果人生足够简单,让你一开始就明白所有的道理,这当然是一件让很多人羡慕的事情。

选择心安,因为都想要那种晚上睡觉前一想到有人在爱自己,就觉得会睡得很香甜的那种安定感,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种幸福,只是有时候心安也来自心动。

我相信命中注定,很多命中注定,甚至不会让你一下子就让你遇见让你特别安定的人,但是你会珍惜每一次心动,这是人的本能 也许在数次的心动后,你能碰见心安。我真的认为这是人修为的关系,如果你愿意一直不断的去学习,我说的学习包括读书,包括旅行,包括读人,不断的从你遇见的每一件事、每一个人,读过的每一本书,去提取一些对你来说有帮助的知识。

虽然这样说起来有些功利,但是我一直认为人的成长有时候是需要人刻意而为之的,就是说你要有这样的一种冲动,想要改变,想要让自己去变得更懂人生一些,更懂人性,才不会被某一些执念所打扰,不会被一些人性本身存在的一些弱点所桎梏。

说起心安与心动,为什么我会说有些时候有些心动是瞬间的,或者是不会永久的,它是在某一个时段突然出现的,但是就是那一个时段,这个也许在你生命中只存在一小段时间的人,能给你短暂的心安,这种心安在那个时候是非常重要的。所以有的时候,我们不能够去回避,不能去回避那曾经给过你帮助的人,可能是朋友,也可能是一个特别的朋友,可能是一段短暂的爱情,我们不能否认这些曾经让你心动的短暂的爱情是没有意义的。

我们的父辈很多人是经人介绍,或者是在同一个单位,觉得合适就携手走过了一辈子,牵了手从此不再分开,这样的感情其实是最真实安稳,如涓涓细流,历经风雨,也沐浴阳光,最终汇入时间的海洋,一牵手就是一辈子。我不认为这样的模式是最好的模式,人生可能是经历的越多,越知道更大的可能之后,你越会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
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,久处不厌莫若只如初见。可人生多的是乍见之欢,少的是久处不厌,更难的是只如初见。只如初见的感情,有人说是只存在文学作品中的爱情,也有人切切实实的体会过这种感觉,觉得自己和这个人前世就见过的这种默契。我到现在依然觉得所有的缘分,你如果一定要把它当做是一种注定的话,你会发现生命神圣了很多,你对一些相遇的敬畏之心也会强了很多。

如果放在人生的几个阶段来讲,你也可以把它当作是一个人修为到不一样的阶段,本身它的难度也不一样,所以之所以大多数人都停留在乍见之欢,也因为在我看来他们的修为也只能停留在欣赏乍见之欢,没有能力去做到久处不厌,他们没有能力去和一个人长长久久的相处,也没有能让人去创造在漫长岁月中让人不生厌的生活,所以我说这是修为。

特别是到只如初见,我不认为说是我们的缘分不够,所以我们俩没有办法达到那种如三生三世都相爱的那种状态,几生几世都相爱的那种浪漫。我相信存在那种灵魂契合到只如初见的人,这些人,他们任何一个人拎出来都可能是一部传奇。这个传奇到不是说他创造一个时代,或者是改变历史,但起码这个人的灵魂,我相信它是超乎于大多数凡人的。